四次被推上被告席,是神醫太神?還是受害者太善?《新聞1+1》今日關註“四審”胡萬林。《新聞1+1》2014年9月2日完成台本——“四審”胡萬林

  導視:
  非法行醫,致人死亡,今天評審還在狡辯,這究竟是個什麼樣的“神醫”?
  胡萬林:
  我讓他們學習吐故納新,病從口入,病從口出,他們真正認識,這個可以。
  記者:
  吐故納新在你的理解中就是上吐下瀉嗎?
  胡萬林:
  有這點意思。
  解說:
  四次被推上被告席,是神醫太神?還是受害者太善?《新聞1+1》今日關註“四審”胡萬林。
  主持人 董倩:
  晚上好,歡迎您正在收看直播的《新聞1+1》。
  今天,“神醫”胡萬林再次受審,我們之所以關註“再次”這個詞,是因為這個詞在胡萬林身上已經是第四次。為什麼胡萬林會有如此旺盛的生命力,我們不妨先看一下他的四次受審。   
  你看他是1949年12月生人,他的籍貫是四川省綿陽。在1974年的時候,他因為犯了反革命罪被判15年有期徒刑,1980年被釋放出來。兩年之後,1982年,他因為故意殺人罪被判無期徒刑,1997年提前釋放。那麼,就是在這樣的一段時間,大家可以記得90年代的時候胡萬林是因為“神醫”而名噪一時,但是他也因為“神醫”而治死了不少人。於是也就有了2000年9月30日河南商丘中院,因為非法行醫罪判了他有期徒刑15年,2011年12月的時候,他刑滿釋放。然後就是這次,2014年9月2日,河南洛陽中院一審開庭,又一次是涉嫌非法行醫罪。
  這就是胡萬林,在他65年的人生經歷上,我們可以算一下,基本上一半時間都是用來坐牢。那麼,從目前分析,他未來的可能以後的這一段時間下半輩子還是會在牢獄裡面度過。
  那麼,今天我們就來關註一下,生命力如此旺盛的胡萬林,是誰給了他如此旺盛的生命力,似乎是打不倒的他,這一次又能否徹底倒下?
  屏幕提示:
  1974年,因反革命罪被判刑;1982年,因故意殺人罪被判無期徒刑;2000年,因非法行醫罪被判處15年有期徒刑;2014年,因非法行醫罪在河南省洛陽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
  解說:
  一個人已經三次入獄,今天同樣是這個人再次以被告人的身份出現在法庭上,被有些人稱作“當代神醫”的胡萬林再次以非法行醫罪由洛陽市人民檢察院向洛陽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公訴。
  今天的庭審主要包括刑事和民事兩部分,公訴機關認為被告人胡萬林、呂偉、唐孟君、賀桂芝未取得醫師職業資格非法行醫,導致被告人雲旭陽飲用含芒硝液體後經求救無效死亡,其行為已觸犯了刑法。但是面對公訴方的起訴和提問,庭上受審的胡萬林仍然堅持自己是在救死扶傷。
  公訴人:
  胡萬林,你是什麼時候開始上學的?你上了幾年學,小學、初中。
  犯罪嫌疑人 胡萬林:
  我基本上沒有上過學。
  公訴人:
  你的醫學知識是從哪來的?
  胡萬林:
  自學。
  公訴人:
  有沒有經過專門的培訓?
  胡萬林:
  沒有。
  解說:
  沒上過學,醫學靠自學,甚至參加醫師資格考試不重要,胡萬林的回答令人錯愕。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 中國之聲特別報道部 欒紅:
  他的態度一直都保持冷靜,邏輯思維還是比較清楚的,他否認自己行醫,表示曾明確拒絕過其他人提出的看病要求,凡是讓他看病的他都讓對方滾蛋。
  解說:
  今天的庭審從早上9點開始一直持續到晚上8點,將近10個小時,220個旁聽席位幾乎沒有空位。
  欒紅:
  他是第四次受審,其他的媒體在今天中午休庭的時候,都在聊同一個話題,他也是多次因為行醫致人死亡了。而且曾經犯過非法行醫罪,然後又一次因為同樣的罪名站在法庭上,其他弟子的表現基本上都是否認自己跟此案有關,都否認了是跟胡萬林有任何的關係。
  解說:
  事實上,對胡萬林以什麼樣的命名起訴,評審之前輿論也一直有爭議,在開庭之前,受害方要求追究胡萬林等人故意殺人責任。今天公訴方對胡萬林等人的指控罪名為非法行醫,但同時提到被告人胡萬林在刑法執行完畢後五年內再犯有有期徒刑刑法之罪,系累犯。
  除了刑事訴訟之外,原告代理人也當庭表示,被告胡萬林2000年因非法行醫罪被司法機關判處有期徒刑15年。2011年,刑滿釋放後仍不思悔改,改頭換面以養生大師的名義到底招搖撞騙,胡萬林等人的這種漠視生命,草菅人命的犯罪行為除應受到刑法的嚴厲製裁外,還應當對原告承擔全部的賠償責任。
  今天的庭審並未當庭宣判,我們不知道眼前的這位所謂“神醫”,還能繼續神下去嗎?
  主持人:
  今天的庭審有一段對話,我們截取出來,大家看一下。公訴人問他什麼時候開始上學?胡萬林說我基本上沒有上過學。公訴人問你從哪學的醫?自學,沒有經過專門的培訓。公訴人問你知不知道什麼是非法行醫?不知道。公訴人問你是否參加醫師資格考試,這些不重要。公訴人問你認為你們的行為是什麼行為?請註意,他說我的行為是救死扶傷的行為,這一段對話真的是匪夷所思。我們可以看到他既不懂醫,又不懂法,但是恰恰是這樣的一個人居然成了神醫。  
  又是胡萬林,又是在河南,這一次應該怎麼判?那麼,我們來看一下,公訴機關今天仍是以“非法行醫罪”來起訴。那麼《刑法》上三百三十六條,對於犯法行醫罪基本上是按照結果分為三個等級,情節嚴重的是三年以下,嚴重損害就診人身體健康三年以上,十年以下,造成就診人死亡的,十年以上。
  今天的特殊之處是因為,胡萬林已經因為非法行醫坐過一次牢了,今天公訴機關有這麼一個說法,就是它叫“累犯”。為什麼這麼說,因為根據刑法三百三十六條說,被告人胡萬林在刑罰執行完畢以後五年內再犯有期徒刑以上刑罰之罪,是累犯,所以請依法判處。
  好了,關於胡萬林的罪與罰,接下去我們就請教一位法律的專家,他是中國政法大學刑法學院的曲新久教授,那曲教授您先給我們解釋一下,在胡萬林上一次因為非法行醫是被判了15年,這個15年是不是這個罪名的頂格了?
  中國政法大學刑事司法學院院長 曲新久:
  是的,因為我們按照我們國家法律,他是非法行醫罪最高法定也就是15年,判10年有期徒刑,就是說最高要到15年。
  主持人:
  今天在庭審方面有兩個方面有比較大的爭執,一個方面是公訴方提出他是屬於累犯,另外一方面是受害方提出他到底是什麼罪名定罪。我們分別來說,首先先說公訴方,公訴方認為他是一個累犯,您怎麼看?
  曲新久:
  累犯就是說他原來因為非法行醫罪,非法行醫罪是故意犯罪,被判了15年的徒刑。刑滿釋放以後,五年內結果他又犯一個故意犯罪,就是再次犯非法行醫罪,這個罪因為致人死亡一定會判有期徒刑以上的,所以說是構成了累犯,構成了累犯,按照法律就要從重處罰。
  主持人:
  這個從重是有可能突破15年的上限嗎?
  曲新久:
  不可以,從重就是說在10年到15年之間,來考慮判處一個相對較重的一個刑罰,如果沒有什麼特別情況的話,從目前情況來看,他很有可能再次被判15年有期徒刑。
  主持人:
  另外一個方面是受害方律師包括家屬,就認為應該判他是叫間接故意殺人,如果是這樣一個罪名的話,和非法行醫在時間上會有什麼的差異?
  曲新久:
  這是兩個不同性質的犯罪,因為間接故意殺人是一個故意殺人罪,那是直接對生命的一種侵害了。一般的我們說百姓或者是一般人來說,你非法行醫也是草菅人命了,但是非法行醫的行為,畢竟不能夠完全等同於殺人行為。也就是說,他使用了一些違禁的和不能當藥使用的,但那些藥物畢竟不能夠直接等同於毒物、毒藥,直接殺人的一個毒藥,如果說是毒藥的話,當然是故意殺人。所以這個案件的性質,還是一個非法行醫罪。
  主持人:
  好的,謝謝曲教授給我們的解釋,我們註意到上一次胡萬林他就是因為非法行醫入獄,但是這一次我們對比一下就可以看到,其實他兩次應該說真的是換湯不換藥,我們不妨去會回顧一下。
  胡萬林:
  芒硝就是食品,也可以當為藥物。
  記者 郎永淳:
  國家藥典規定的是多少?
  胡萬林:
  不能超過十五克。
  記者:
  那你最多用到多少?
  胡萬林:
  我自己吃一次吃兩三斤、三五斤。
  記者:
  你在給病人治病的時候用到多少?
  胡萬林:
  有時給用一兩斤,一斤,半斤,一兩斤。
  解說:
  這是去年胡萬林在非法行醫致人死亡之後接受的採訪,其中透露他的神奇醫術在於不論什麼人,患什麼病,都會在熬好的中藥裡加上大把的芒硝,也就是中醫上說的強瀉劑。
  但是在今天的庭審現場,胡萬林卻極力撇清自己跟芒硝關係,他說其實上多少年我根本沒買過芒硝。但公訴人問到,呂偉車廂內發現的三瓶芒硝水是誰配製的,胡萬林說當時我說是我配製的,之後放在呂偉車內,其實是假話,為的是為呂偉承擔責任。
  胡萬林口中的呂偉,同樣是今天評審的被告人。在胡萬林上次出獄後與他結識,並且幫助胡萬林創辦博客,是中醫培訓班的發起者和組織者,學員都是通過呂偉的博客與胡萬林這位所謂的大師走到了一起。而根據學員介紹,去年8月份的培訓他們每人需要交上一萬元,表示對老師胡萬林的敬意。但是在評審現場,胡萬林卻否認收過費用,他說我從來不收錢,沒啥吃的時候就吃土、吃草。
  根據公訴人的指控,2013年8月胡萬林、呂偉等人帶領雲旭陽等12人趕到了興安縣龍潭大峽谷,胡萬林開始給雲旭陽等人宣講吐故納新的療法,讓學員們喝用咖啡,白糖,鹽,生抽,陳醋對水調製成的“五味湯”然後喝大量的水,然後再吐出來,如此反覆。但今天胡萬林為自己辯護說,這件事落到我的頭上,就是讓我為犯罪分子頂罪,我來洛陽是來呂偉家做客,講健康知識。
  事發當天,雲旭陽按照胡萬林傳授的方法出現嘔吐、抽搐昏迷等癥狀,胡萬林得知情況後,拿出其自行調製的藥水指示唐孟君等人採取灌藥水等方法搶救雲旭陽。但是同樣為被告人的唐孟君否認自己是胡萬林的弟子,也否認給雲旭陽灌藥水。他說,在得知雲旭陽出事時,胡萬林說旭陽暈倒是好事情,有錢都買不來。
  否認,還是否認,面對評審胡萬林弟子一直在否認公訴人提出的指控。面對一個逝去的年輕生命,當被問道非法行醫行為時,胡萬林依然狡辯稱:我的行為是救死扶傷。
  主持人:
  兩次非法行醫,胡萬林的兩次到底有什麼同和不同,我們不妨看一下。我們可以看到主人公沒有發生變化,道具也沒有變化。發生變化的是什麼,是地點變了,由城市到了農村,那麼手段也變了,由以前開醫院、開門診,現在變成了開中醫研討會。那接下去我們就連線另外一位專家,中國醫院協會醫療法制專業委員會的鄭雪倩秘書長。
  鄭秘書長你看,這次胡萬林出事是因為又出人命了,所以進行倒查,然後倒查出追究出的他的問題,那麼假如不出人命,這間事情又會怎麼樣的發展?
  中國醫院協會醫療法制專業委員會的秘書長 鄭雪倩:
  他不出人命也是可以追究的。本身他這種行為就是一種拿人,按他說的他救急扶傷拿人做實驗,那也就是一個違法行為。我們國家對藥物要做臨床人體實驗,那也必須經過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的批准,不能隨意做。那麼,你這種行為如果隨便拿人做實驗,那你可能涉及到傷害人身,而且你這種除了非法行醫你可能還涉及到間接故意殺人。
  同時如果反過來說,他沒有人身傷害,他舉辦這種學習班,他如果沒有經過工商註冊,那他也涉嫌到非法經營。我們國家所有的經營活動是必須經過工商登記註冊,按照註冊的範圍、項目來做。
  主持人:
  但是鄭秘書長,您剛纔說到工商的監管了。但是現在由於網絡,他們利用的網絡,比如說QQ群,他們彼此之間有很多這樣的群,而且在群裡面他們進行的是他們認為的所謂的探討。那麼用這樣的一種方式去網羅,這種情況恐怕對監管來說,又是一個新的挑戰。
  鄭雪倩:
  確實是這樣,因為他在這個網絡上也不易被人發現,而且工商執法中可能往往還沒有涉嫌到這,所以包括他現在也不是正式的對外開診或者開處方。所以這一塊確實是給我們的監管,提供了一個難處,也涉及到我們監管在這方法可能要重新研究和考慮對網絡上面的犯罪,和網絡這種進行的這種虛假宣傳和之間的傳遞是不是要有一個監管的辦法。
  主持人:
  鄭秘書長稍後我們繼續與您連線。我們說了胡萬林他的醫術沒有那麼神奇,神奇的是他的經歷。那麼接下去我們就關註,為什麼這麼些年他會長立而不倒?
  解說:
  胡萬林只是講了萬物的自然規律,找胡萬林的人都是自己慕名而來,參加活動的人是自願繳費。今天庭審中幾名被告的表述耐人尋味,而他們口中胡萬林的號召力之大則令人驚嘆,作為被告之一的唐孟君也曾是胡萬林的粉絲。今年三十歲的他是個醫生,還接受過6年中醫正規教育。
  記者:
  你學過中醫,應該知道用十秒鐘就能給人家診斷可信嗎?
  犯罪嫌疑陳 唐孟君:
  這個不好說,或許有這樣的人存在,我們願意相信有這種人存在。
  解說:
  2013年8月,唐孟君目睹了22歲的雲旭陽從生命垂危到死亡的過程,這時他才領悟到胡萬林一系列言論的荒謬。
  唐孟君:
  他根本就是在漠視生命,他就是把人家當成一個實驗品,在完全他的理論,就在證明他的理論是對的那樣去做,如果出現意外他就說這個人該死。
  解說:
  對於唐孟君來說,他的醒悟或者還不算晚,但是這起案件中死去的22歲年輕人雲旭陽卻再也沒有這個機會,來自河南洛河農村的雲旭陽曾是鄭州某大學建築系的學生,後來因為對中醫針灸感興趣,選擇退學,到處學醫。
  雲旭陽的父親 雲文超:
  當時是8月29日上午,孩子離家出走的,走的時候他說網上聯繫到洛陽有一個中醫研討會,當時他身上帶了一千塊錢去了。
  解說:
  雲旭陽開始逐漸對胡萬林的自然療法著迷,則是源於胡萬林弟子佑帥旗的網絡言論,其中各種關於自然療法的理論甚至是表達對胡萬林崇拜之情的言論,都讓雲旭陽漸漸被迷惑,於是他主動聯繫相關人員要求參加培訓,卻釀成了最終的悲劇,而讓人民不明白的是,為什麼大學生也會輕易上當。事實上,在胡萬林眾多的追隨者中,讀多大學的人並不止雲旭陽一個,而號稱能治療一切疑難雜症,被眾人奉為神醫的胡萬林則是什麼都敢說出口。
  胡萬林:
  艾滋病算個屁啊,一再邀請我,他說搶救一個艾滋病人,他艾滋病病人已經站不起來了,已經如何如何站不起來,不能動了,弄點水,弄點土,然後吃,當天專門弄點水土吃。
  記者:
  你的意思是你說只治好了艾滋病?
  胡萬林:
  當時的時候,那個艾滋病病人跑步,跑的比誰都快,都錄下來了,哪天把錄像給你們。
  記者:
  你的意思是說,跑的很快就意味著他的艾滋病好了。
  解說:
  而人們眼中的神醫所能用的治療方法,也僅僅只是胡萬林宣揚的“五味湯”只能讓服用者上吐下瀉。
  胡萬林:
  我讓他們學習吐故納新,病從口入,病從口出,讓他們真正認識,這個可以。
  記者:
  吐故納新在你的理解當中,就是上吐下瀉嗎?
  胡萬林:
  有這點意思。
  主持人:
  神醫胡萬林真是有著神奇的一生。他服刑期間,能給人看病;把人看死了,還能出獄;出獄之後,還能繼續當神醫;而且他坐了那麼多年的監獄,仍然是信者眾多。你說他既不懂法,又不懂醫,但是他懂什麼,他懂的是國情,他懂的是國人。
  接下去我們就繼續連線鄭秘書長,鄭秘書長你看胡萬林這一次又有可能面臨這樣的一系列的指控。那麼胡萬林下去之後,恐怕還有其他版本的胡萬林出現。你覺得作為一個社會公眾,在看待這個問題的時候,自己應當反思什麼?
  鄭雪倩:
  我覺得這個問題特別重要,就是公民自己要重視自己的身體健康,要有一個保護自己生命健康的觀念,所以他必須要選擇正確的醫療機構去就診和看病,而且他應該去遵循一個科學的保健方式來養生,而不是去尋求一些偏門佐道。那麼我覺得社會和政府也應該加大對健康保健知識教育的力度,要開辦一些正常的健康教育培訓,來增強全民的科學健康保健的養生觀念,和相關的法律意識,同時還應該加大一些監管的力度。這樣才能使得公民自己來關註,在除了外部的監管以外,更重要的是自己要選擇關心自己和一個正確的科學的養生。
  主持人:
  鄭秘書長我再問您一下,就是他之所以能夠大行其道,就是說明這個社會是有土壤的,您簡短的分析一下這個土壤到底是什麼?
  鄭雪倩:
  我覺得第一個就是民眾科學素養的不足和缺少基本的醫療保健知識;第二個就是我們現在有些疾病確實受到科學技術水平的局限,還沒有辦法治愈。所以在這情況下,我們中國多年的傳統的養生和中醫療法,就使得有些人盲目的去迷信,說什麼祖傳秘方,相信中藥無毒無害。而且包括有些在他們這些人實行中,比如說有的個案,他本身不需要治療可能也要好了,結果他就把他拿做案例。
  主持人:
  謝謝鄭秘書長。那麼一個社會出現一兩個騙子,這並不奇怪,挺正常的事情,但是如果接二連三出現這樣的騙子,而且信者眾多,這恐怕就需要反思了。五四運動的時候提出了民主和科學的這樣一個口號,恐怕這個口號到今天為止還有用。
 
創作者介紹

側背包

oq56oqcvv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